公司動態

促進行業發展,步入智慧之路----海克斯康總裁訪談實錄

來源: 影像測量儀 類型: 公司動態 時間:2014-09-17 17:15:23

 
                                                    七海測量集團訪談一
 

xyHt雜志訪談海克斯康總裁兼首席執行官 Ola Rollén實錄
        通過這篇訪談,我們為大家勾勒出一個企業的成長之路。它過去是一家小而前途黯淡的瑞典公司,卻對傳統智慧發起挑戰,迅速發展成為一家全球性企業。它的業務單元里,廣為人知的是九年前并入海克斯康旗下的徠卡測量系統。目前海克斯康集團業務涉及測量、建筑、CAD、GIS、礦業、農業、計量、制造業、航空航天、船舶、工業生產、政府、安全、電力、基礎設施等領域。
        在近期舉行的海克斯康全球用戶大會上,海克斯康集團總裁兼首席執行官Ola Rollén就有關企業如何走向成功分享了相關經驗,我們可以從中有所領悟。他還為行業發展提供了忠告,建議我們“更智慧地工作”。
       
        問:您曾多次提到,海克斯康集團是“靠賣金槍魚起家的”。那么,海克斯康集團是如何最終發展成為一個全球設計、測量、可視化解決方案領域的經驗豐富者呢?
        答:Ola Rollén [笑]:這個故事由來已久。海克斯康集團的股東聘用了我。當時,他的開場白是:“這家公司已經被我破壞的差不多了,再壞也不過如此了。你就放手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當時,我也很挫敗,我不知道該做什么,我知道這樣下去沒有前景,我需要找到一個新的核心業務。
        然后,我們進入了工業計量領域,我們買下了美國的Brown and Sharpe公司。當時(2000年),Brown and Sharpe經營不善,雖然年銷售額為2.8億美元,但是虧損額卻為4000萬美元。這簡直就是滅頂之災,我們買下來將其更名為海克斯康計量。
        我們意識到,三坐標測量機自身并不能代表計量真正體現的價值。盡管該行業的所有人,包括競爭對手和我們的員工,都認為是這些產品為我們的客戶創造了價值。我們認為我們真正的價值是在于——告訴你正在制造的產品是好是壞,或者是否超出公差。起初,我們投入資金提升測量軟件。到了2005年,軟件日趨完善,我們就開始尋找新的應用領域;如測量、建筑等。
        當我們關注計量的銷售渠道時,激光技術進入我們的視野——點云、掃描等,徠卡測量系統正是此領域的佼佼者。我們的計量應用也需要掃描這一部分,因此,在2005年,我們順理成章地收購了徠卡測量系統,進入了測量和建筑領域,使用點云技術涉足工業工程領域。徠卡測量系統成為海克斯康測量產業單元。
        此后,我們又看到徠卡測量系統GPS產品的功能不是很全面,因此我們又收購了NovAtel。現在,隨著無人機和各項技術的發展,我們能夠用我們的方式將這些技術整合后引入客戶的工作流程。
        看起來一切進展順利,但到了2008-2009年,隨著經濟危機的到來,我們面臨來自中國等競爭對手的低價競爭的嚴峻考驗。我們需要找到出路以確保我們能夠在未來20年繼續保持領先地位。于是,我們捫心自問,“我們的測量人員用數據做什么,我們的客戶用數據做什么?”,毫無疑問,他們將這些數據用于GIS和CAD系統。
        顯然,我們需要進入CAD和GIS領域,構建一個全面的工作流程,簡化客戶的工作。因此,我們收購了鷹圖公司。鷹圖公司擁有GIS、CAD以及影像。通過此次收購,我們納入了Z/I Imaging;將其與徠卡測量系統影像部分合并,形成了影像業務分支。
        我們將徠卡傳感器和鷹圖SG&I的地理空間軟件結合起來;我們將計量、徠卡測量系統與鷹圖公司PP&M這幾塊業務結合起來。一夕之間,我們看到了此次收購后所帶來的協同效應及其市場上蘊育的無限良機。
        我們在瑞士有一個研發機構,徠卡測量系統的專家與海克斯康計量的專家都在那里工作。計量和測量沒有什么本質上的區別;只是精確度不同而已。他們的數學算法和模型是相同的。例如,全站儀中的角編碼器,與計量中三坐標測量機使用的是相同的。
        
        問:海克斯康在收購徠卡測量系統之前并不了解測量這個行業,在徠卡測量系統的身上,有什么特別值得學習的地方嗎?
        答:從徠卡測量系統身上,我們學到了如何精研細發。徠卡測量系統在研發領域是無以倫比的,他們遵循工程傳統,恪守精度,追求完美。我們把計量的研發也搬到了瑞士,學習如何處理技術問題,如何配置項目、創建項目等等,從中受益。
        自海克斯康收購徠卡測量系統以來,已經過了九個年頭。當計量和測量融為一個團隊之后,海克斯康計量在軟件方面的一些技術經驗也同樣促進了徠卡測量系統,彼此之間大有裨益。
       
        問:近期的另一項收購是Veripos公司。對于海克斯康而言,Veripos公司能帶來什么?
        答:Veripos公司的解方案將服務于海克斯康測量、NovAtel公司、鷹圖SG&I這幾個產業。在不久的將來,徠卡測量系統將提供一項應用于陸地上的校準服務,測量人員可以訂購使用。
       
        問:海克斯康的下一個重大舉措是什么?
        答:在海克斯康全球用戶大會上,我們已經提及,我們的下一步舉措是如何適應垂直市場。例如,我們不是把全站儀賣給40-50個不同的行業,而是采礦業有采礦的全站儀,農業有農業的全站儀,建筑有建筑用的全站儀等。我們希望能夠為客戶群體提供更專業化的服務。
        我們對于測量的未來充滿信心。徠卡測量系統需要在新的方向繼續發展。我們給客戶提供的不僅僅是產品以及測量,我們最終目的是要幫助我們的客戶獲得成功。
        例如,我們已推出了一種內容服務。如果客戶買了一臺MS50,測量了某個建筑物,這個數據就可以通過全球化的服務被大家使用。一旦有人產生這方面的數據需求,提供數據的人就可以得到報酬,成為此類數據提供商。這種一次性測量、多次使用的服務在市場上有很大的發展潛機。
       
        問:“智慧”這個詞對海克斯康來說意義重大,甚至在產品名稱中也體現了這一點。您的多次主題報告中均提到,我們需要更智慧地工作。您對海克斯康所服務的行業有什么建議?有什么做得對與不對的地方?怎樣才能做得更好?
       答:我認為看問題的關鍵在于如何定義。例如,當我們談到計量時,我們采取了一種全新的思維。它不僅僅是“世界上最好的機器”,它的核心價值在于能夠發現制造工藝存在什么問題并進行糾正。我們對海克斯康其他產業也采用了同樣的做法。 比如,測量,不僅僅是測量人員測量和收集數據,而是向有同樣需求的人提供所需數據。因此,事情的關鍵在于要找到這個信息對以后的每個環節所起到的影響和作用。
        我們目前所做的是了解客戶,了解客戶的工作,了解工作的流程。例如,從建筑公司獲得訂單,直至他們交付成品——這個成品也許是橋梁,也許是建筑物等。我們需要知道我們的產品如何影響這一流程,我們怎樣能夠提高與改進、幫助建筑公司和下游客戶節省時間和費用。
        現在,很多行業都陷入了一個“我要打造最好的”的怪圈,而不去思考這個東西用來做什么。比如汽車行業,在某些方面,他們正面臨類似谷歌和蘋果公司的風險。如果他們不警醒,IT公司將擁有所有的智能控制,汽車制造公司有可能變成一個金屬制品加工廠。如果真的這樣,為什么一家汽車公司要擁有儀表盤?我們只需滑動一下平板電腦,就可以進行智能控制:導航、音樂、自動化、防碰撞等等?如果汽車真正的核心價值在此,誰還會愿意為一塊金屬買單?
        在各種行業中,很多人還不明白客戶為什么購買他們的產品。很多時候,客戶之會購買,并不是因為這是最適合的,而是因為這是他們所能找到的最佳替代品。你必須及時發現、認識這些訊息,事實證明,太多公司沒有意識到這點最終只能黯然隱退。
        
        問:此前在海克斯康用戶大會上有一場新聞發布會,您提及未來40年將會出現自動駕駛汽車。這項技術似乎已經存在了,那么為什么還要40年?
        答:在未來40年,如果我們還在自己開車,可能會有人笑話。在長途旅行中,如果可以使用自動駕駛儀,駕駛員能夠稍微休息一下,這并不是什么壞事。奔馳已經承諾將在2017年生產一輛自動駕駛汽車。這項技術的確存在了,但是會受到法律的限制。如果兩輛自動駕駛汽車相撞了,那么應該是誰的責任?保險上的問題,法律上如何解決,我們會陷入這些繁文縟節和陳舊觀念里。希望我們能夠像接納無人機那樣,接納自動駕駛汽車這一新生事物。
       
        問:如果我們更智慧地工作,實現工程效率的提高,會為我們帶來什么益處?對環境的改善?或是某些對社會的影響?
       產品起的是一種推動的作用。作為一個商人,你可以只關心錢,也可以除了錢之外更多地關心其他事情。我們所起到的作用,實際上是在幫助他人,幫助環境。我們不會自詡為環保人士,但是我們的確關心環境問題。
       
        問:就是人們通常所說的“淺綠色”——低影響力或象征性付出;以及 “深綠色”——實質性付出和高影響力。
        答:是的,如果我們提高工作效率,我們就是在改善環境。以渦輪發動機為例,在海克斯康用戶大會上的主題報告中,一位客戶談到在2030年會制造30,000架新客機。我們目前正在開發一項新技術,客戶安裝這些新渦輪機,可以減少40%的燃油消耗量。這項技術來自計量的改進——生產精度在0.1mm以內的渦輪葉片,能夠減少燃油消耗。如果燃油消耗量能減少35%或更多,那么即使在2030年增加50%以上的客機,燃料使用總量反而會比現在更少。
        這是我強調的重點:不要去走“淺綠色”的道路,我們不可能回到過去,沒有人愿意生活在洞穴里,那并不是解決污染的方法。相反,我們需要通過這些應用,減少廢氣排放,更智慧地去解決問題。通過現代技術的各種可能性,解決地球的實際問題,何樂而不為呢! 

七海測量集團訪談二 

烟火节返水